神级龙婿全部章节 第2章 那我只能灭了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全部章节 第2章 那我只能灭了你!

小说:神级龙婿 作者:雁门关外

    陈越刚走没多久,警察就来把徐星宇抓走了,谁也不敢阻拦。他涉嫌危险驾驶,并且肇事逃逸,肯定要被抓,这是毋庸置疑的。</p>

    “小高,这可怎么办?不能让星宇被他们抓去坐牢啊。”林佳芝爱子如命,徐星宇就是她的命根子,怎么能坐牢呢。</p>

    “林阿姨,您别着急,抓人是正常手续,但也不是抓了就马上定罪坐牢,等我把事情摆平了,星宇也就回来了。”</p>

    高逸只能先骗着林佳芝,等他和徐伊人结了婚,救不救人还不是他说了算。</p>

    “小高啊,还是你靠得住,不像那个废物,一点屁用没有,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这件事你就多费心了,我们就指望你了,你和伊人的婚事,徐叔叔是很赞成的。”徐德海拉着高逸的手说道。</p>

    徐伊人虽然也很不喜欢父母这样,但她也无可奈何,没有选择的余地。</p>

    此时临州人民医院的抢救室里,林致远的小儿子林思睿正在抢救,抢救室门外站着不少人。</p>

    “林先生,令郎伤了脊柱,我只能保住他的命,但要高位截瘫,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医生周敬仁走出抢救室,摘下口罩说道。</p>

    林致远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沉声道:“没有别的办法医治了吗?”</p>

    周敬仁摇了摇头道:“没有办法。”</p>

    林致远很清楚周敬仁的医术,连周敬仁都没有办法,整个临州找不出第二个人能有办法了!</p>

    “他没有办法,我有。”</p>

    人群后响起一道洪亮的声音,众人齐刷刷回头便看到陈越站在那里。</p>

    “你是谁?”林致远的秘书问道。</p>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陈越淡淡道。</p>

    秘书大怒,林致远打了个手势道:“那我呢?”</p>

    “你也没资格。”</p>

    此时陈越表现出的气势跟在徐家时候判若两人,自信,骄傲,眼神蔑视一切,仿佛这些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p>

    重回龙身之后,陈越这十二万九千六百次轮回的经历都想起来了。</p>

    十二万九千六百次轮回,让他见证了沧海桑田,见证了人类文明的诞生和发展,也让他的心变得坚如磐石,蔑视一切。</p>

    如今在陈越眼中,天地众生,世间万物都是渺小的,生死自有规律,人的生死对他而言就跟路边死了一只蚂蚁一样,微不足道,不值一提。</p>

    他有一念灭万千生灵能力,也有一口龙气生死人肉白骨的本事,这悠悠漫长岁月,生命对陈越而言是最无趣的。</p>

    徐家人对他的欺辱,就好像凡人指天骂地,苍天和大地会因此而动怒吗?</p>

    况且陈越发现自己虽然重回真身,但十二万九千六百次的大劫尚未圆满,还差最后一道心劫,才会道心圆满,万劫不灭。</p>

    道心不圆满,他这十二万九千六百次的轮回劫失败,就需要再经历一次轮回劫。</p>

    所以他还需要回到徐家,继续做上门女婿,不能暴露身份。徐家,徐伊人就是他最后一次轮回劫的关键。</p>

    众人大怒道:“哪里来的神经病?你算什么东西,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p>

    林致远满腹杀气没地方发泄,冷冷道:“打断一条腿扔出去。”</p>

    两名黑衣大汉朝着陈越走来,陈越淡淡说道:“好吧,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懒得出手了。但我要告诉你,这件事不要追究了,你安排人把肇事者徐星宇放出来。”</p>

    陈越一开始的确准备出手救林思睿的,只要他一口龙气下去,便能起死回生,但林致远的态度让他瞬间改变了主意。</p>

    “呵!不可能!敢伤我儿子的人,我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p>

    林致远冷笑一声,儿子高位截瘫了,他怎么可能放过肇事者,必须得死。</p>

    “那我只好灭了你。”</p>

    陈越一脸淡然,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个念头便能让林致远化为齑粉。</p>

    “好大的口气!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说话,我倒要看看你拿什么来灭了我。”</p>

    林致远眼中满是不屑和杀气,这种话在他看来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打了个手势,一旁的一群黑衣大汉顿时蜂拥而上。</p>

    这些黑衣大汉还没冲到陈越的面前,也不见陈越做什么动作,只是眼中闪过一缕寒芒,这群黑衣大汉便咚咚咚的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p>

    林致远瞳孔微微一缩,这些手下可都是他培养的精英啊,战斗力强悍,人家还没动,这就趴下了?</p>

    “你……”</p>

    林致远刚开口,突然感觉到一股泰山压顶的力量降临,他的双膝砰的一声跪在地上,山岳般的力量仿佛随时能将他压成肉泥。</p>

    林致远心中一片骇然,他从一个小混混到如今的地位,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经历很多次险象环生的危机,但他都挺过来了。</p>

    而如今在陈越面前,他感觉自己连一只蚂蚁都不如,微不足道。</p>

    这是何等的力量?这又是何等的诡异?</p>

    “现在可以谈谈了吗?”陈越弹了弹手指道。</p>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林致远满头大汗,连说话都十分吃力。</p>

    “我说了,你没资格知道。记住,明天没把人放回来,我就让你在这个世上消失。”</p>

    陈越此时展现出的狂傲和蔑视众生的力量让林致远再也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他一点都不怀疑眼前这个人有灭了他的实力。</p>

    他更加相信了陈越一开始说有办法救他儿子的话。</p>

    “我答应你,但我有个请求,你能不能救我儿子?”林致远拼尽全力才挤出这句话。</p>

    “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再说。”陈越扔下这句话,飘然离去。</p>

    陈越一走,林致远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如释重负,林致远竟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软绵绵的,早已经被汗水浸透。</p>

    他感觉自己刚才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p>

    “老板,这人到底是人是鬼?怎么会有这种能力的人存在?”裴坤从地上爬起来,赶紧去扶林致远。</p>

    “太可怕了!这个人太可怕了!他不是我们可以招惹的,惹了他,就是死路一条。你马上亲自去办,把肇事者给放了,然后好好调查一番,但一定要谨慎。”</p>

    林致远不敢怠慢,跟儿子的仇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命更加重要,命都没了还报什么仇?</p>

    陈越把事情解决后,并没有立即回家,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徐家。</p>

    林佳芝和徐德海是被饭菜香味熏醒的。</p>

    “伊人倒是越来越懂事了,不仅答应离婚嫁给高逸,还一大早起床给我们做早餐。”</p>

    林佳芝从自己的卧室走到徐德海的卧室去,一脸满意的笑容。自从徐德海身体患病提前退休,林佳芝便跟他分房而睡了。</p>

    “仔细一想,星宇这还不算闯祸,反倒是一件好事,要没有这档子事,伊人还不会跟陈越那个废物离婚,我们又怎么攀得上高家呢。”</p>

    林佳芝心情大好,徐德海点了点头道:“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p>

    二人高高兴兴的走出卧室,才看到是陈越正在盛粥,二老的脸色瞬间垮了下来。</p>

    “爸妈,吃饭了,我正准备叫你们呢。”陈越擦了擦手笑道。</p>

    “谁让你回来的,滚出去!”</p>

    林佳芝雄赳赳的走过来,端起一碗粥就砸在地上,指着门口骂道。</p>

    楼上的徐伊人正在洗漱,昨晚她几乎没有睡着,她心里有说不尽的委屈,无人可以倾诉。</p>

    父母的逼迫和蛮横让她感到无力,想尽办法躲避,最终还是不得嫁给高逸这个混蛋,别人不清楚,她却是知道,高逸这些年玩的女人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可父母就是要把她往火坑里推。</p>

    听到动静的徐伊人赶紧下楼,便看到林佳芝正在辱骂陈越。</p>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去民政局等吗?”徐伊人看着地上的碎碗和粥,便知道这是林佳芝的杰作。自从徐德海退休后,林佳芝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徐伊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p>

    “这是我家,我当然要回来,我可没答应要离婚。”</p>

    陈越蹲下去把地上的碎碗捡起来,没有一丝抱怨。</p>

    “你不答应?这可由不得你,我现在就后悔当初答应让你这窝囊废入赘我们家,这个婚必须离。”</p>

    徐德海手里拿着拐杖,看架势陈越要是敢说个不字,拐杖就得打下去了。</p>

    陈越将碎碗捡起来放进垃圾桶里,淡淡道:“我不会跟伊人离婚,我爱她。而且徐星宇的事我已经摆平了,他今天就会被放回来。”</p>

    “就凭你?你以前还只是窝囊,现在还学会吹牛了!你害不害臊?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种话?”</p>

    林佳芝哪里会相信陈越的话,冷傲的问道:“你滚不滚?”</p>

    陈越没有回答她,转身去拿拖布擦地,林佳芝气得咬牙切齿,端起另一碗热腾腾的粥便砸向了陈越的脑袋,也是够狠的。</p>

    “小心!”</p>

    徐伊人想阻拦,已经迟了,吓得捂着嘴尖叫起来,她没想到她妈竟然这么狠辣,这可是刚出锅的热粥啊,怎么就敢往人头上砸?</p>

    陈越依旧没有闪躲,被砸了个正着,满头满脸都是粥,看上去很凄惨。徐伊人天性善良,哪怕陈越跟她不是真正的夫妻,看到这一幕也做不到无动于衷。</p>

    “妈!你太过分了,陈越要是有个好歹,我看你怎么办。”</p>

    徐伊人连忙过去一把抓住陈越的手,把他往楼上拉。</p>

    “他活该,他不跟你离婚,我天天收拾他,我看这个窝囊废能忍到什么时候。”林佳芝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p>

    徐伊人没有再理会父母,把陈越带到房间去,赶紧找毛巾给他擦。</p>

    “陈越,对不起,我替我妈给你道歉,你有没有烫伤啊?”</p>

    一边擦,徐伊人一边给陈越道歉,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p>

    “我没事。”陈越一脸轻松笑道。</p>

    “你还笑得出来,刚才把我都吓坏了。”</p>

    徐伊人责备了一句,仔细一看,陈越的脑袋上连个痕迹都没留下,更没有被烫伤,这怎么可能呢?</p>

    徐伊人忽然间觉得陈越这次回来,好像有点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上来。</p>

    她哪里知道,陈越的本体是一条神龙,坚不可摧,别说砸个碗,就是冲他开两枪也伤不了分毫。</p>

    “我皮糙肉厚的,伤不了我。”</p>

    看见徐伊人梨花带雨的样子,还对她那么关心,陈越心神一动,顺势将陈越揽入怀中。</p>

    “你干什么?放开我!”</p>

    徐伊人立马反抗起来,将陈越推开,愤怒道:“连你也要欺负我?”</p>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欺负你,我只是想安慰你。”陈越摆手解释道。</p>

    “我不需要。你我非亲非故,我家的事也不用你管。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我们去民政局。”</p>

    徐伊人擦掉眼泪,又恢复了往日的高冷。</p>

    “你弟弟今天会放回来的,我都已经把事情摆平了,我们不用离婚。”陈越说道。</p>

    “够了!原本我以为你是老实人,没想到你也别有企图,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离不离婚不是你说了算,我们是有合约的。我已经够累了,别再给我添堵。”</p>

    徐伊人的确感觉身心俱疲,陈越一味的吹牛,让她更加心烦意乱。</p>

    陈越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解释,看来现在说什么都没人相信,难道非要本龙展现实力,露出本尊吗?</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