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男配想独占我[快穿]首富千金VS私生子 第五章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首富千金VS私生子 第五章

小说:黑化男配想独占我[快穿] 作者:时星草
第四章←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六章

    霍池并不是不会反击的人,相反,他一直都在蛰伏。

    他在等待着最好时机。</p>

    现在对霍池来说不算是最好时机,可也不代表他要一直倍受欺压,只要给他一丁点机会,他就可以把那些全数变本加厉给还回去。</p>

    对面男生刚想要爆粗口,一抬头就对上了唐棠那双笑弯了的眼睛。

    他摸了摸自己发痛的耳朵,忍了下来。</p>

    接下来的网球活动时间,再没人敢随随便便来招惹他们了。

    唐棠也难得打了个舒服的球。</p>

    回家时候,两人依旧是一前一后的车。

    看着两人走后,霍泽身边的兄弟气到吐血,忍气吞声根本就不是他们日常会做的。</p>

    “泽哥!”

    其中一个人喊了声:“现在怎么办?”

    霍泽半眯了眯眼,看着那已经完全看不见的车影,没说话。

    过了会,他才道:“不着急。”

    周末那人,不是要去见那个女人吗,他还不信,唐棠能跟着过去。</p>

    *

    唐棠和霍池到家。

    两人一前一后下来,唐棠转头看了眼要立刻回房间的人,喊了声:“霍池。”

    霍池停下脚步,手指头攥着书包带子看她。</p>

    唐棠指了指:“和我一起吃晚饭。”

    她没有请求,说话的语调像是命令。但很神奇……霍池没觉得任何不舒服。

    他喉结滚了下,低低地应了声:“嗯。”

    闻言,唐棠笑了。</p>

    她无声的弯了弯唇,看着霍池:“你之前学过网球?”

    “没有。”

    “那怎么那么熟练?”唐棠还有点好奇。

    霍池淡漠的看她眼:“看多了。”</p>

    以前时候,不是没有发生过今天这类事情。

    霍池刚刚回到霍家时候,霍泽就曾经拉着他“陪练”过,说好听点是陪练,说的不好听的是挨打。

    当然,不是霍泽把球打在他身上,是其他人。</p>

    霍池反抗过,可得到的,是更为狠的报复。

    有些东西,他赌不起。

    他可以拿自己所有,甚至是性命赌,唯一有个人,他不行。</p>

    唐棠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她梗了下,佯装淡定点头:“这样啊。”她看着霍池,低声问:“你怎么这么聪明?”

    说话间隙,唐棠下意识想伸手去摸霍池脑袋。</p>

    手还没碰到,就被霍池躲开了。

    霍池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她,仿佛她是洪水猛兽一样。

    唐棠有那么一秒的尴尬,收起手道:“……我就是看你头发还挺软的。”

    霍池:“……”</p>

    唐棠清了清嗓,缓解自己尴尬:“怎么,我还不能摸摸你头发?”

    她总不能说——看着霍池现在软化的样子,有点可爱才会忍不住的吧。

    她不是这样的人设!!

    她可是娇纵任性·棠。</p>

    霍池面色古怪的再次给她一个眼神。

    唐棠无语了半晌,别开眼:“算了算了,不摸了,我还不如摸我们家的柴犬。”

    “…………”</p>

    两人进屋,陈姨已经等着他们了。

    “回来了。”

    唐棠笑嘻嘻地:“陈姨,我闻到了红烧肉的味道,你是不是做红烧肉了。”

    陈姨笑,宠溺地刮了刮她鼻子:“鼻子怎么这么灵?”</p>

    唐棠抱着陈姨手臂撒娇:“那当然了。”

    陈姨哭笑不得,点了点她额头,转头看向霍池:“小池也爱吃红烧肉,陈姨今晚做了很多,待会多吃点啊。”

    她观察着霍池,温柔道:“养了这么几天,气色总算是好了点。”</p>

    闻言,唐棠也顺势看了过去。

    确实如此。

    刚开始来的时候,霍池瘦弱,脸色更是发白的那种,他皮肤很白很白,但太瘦了,一看就营养不良,两颊都凹进去了,看着就不健康。

    但这几天吃睡都正常了,神色看着健康了许多,并且也有精神了。</p>

    被两人这么赤|裸|裸|的看着,霍池眉眼间闪过一丝尴尬和狼狈。

    这么几天下来,他还是有点不习惯。

    不习惯一下子从深渊来到了陆地,现在的生活对霍池来说,是多年的梦寐以求。

    虽然依旧不那么完美,可已经足够了。

    真的足够好了。</p>

    唐棠看清了他的尴尬,和陈姨开玩笑说:“陈姨你别看他了,霍池要害羞了。”

    陈姨无奈睨她眼:“去坐着吧,马上开饭了。”

    “好,谢谢陈姨。”</p>

    唐家虽然有钱,但也不会过度铺张浪费。

    基本上只准备唐棠喜欢吃的一些食物便好了,不过食物自然都是精选过的,极品中的极品。</p>

    唐棠是肉食动物,吃饭时候看着很香。

    霍池看她吃饭模样,喉结也不由自主滚动了下。</p>

    陈姨在旁边看着两人模样,还有点欣慰。</p>

    吃过饭后,霍池回了自己那边。

    走了两步后,他停了下来:“你跟着我做什么?”</p>

    唐棠笑眯眯地:“我刚刚听陈姨说霍家人打了电话过来,说明天来接你。”

    霍池眼眸一闪:“还有呢?”

    唐棠观察着他的神色,低声道:“你明天要回去是吗?”

    “嗯。”</p>

    唐棠点头,顿了顿道:“霍池。”

    霍池低头看她。

    唐棠和他对视着,眼睛很亮很亮,像是藏着宇宙星河一样的漂亮,吸引人。

    她说:“我之前跟你说的不是玩笑,我把你当朋友,如果霍家明天有做什么,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或者是说……你想做什么,可以找我帮忙,但你要记住,不要冲动。”</p>

    她太害怕霍池冲动了。

    一旦他冲动,那她的拯救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唐棠不希望霍池再误入歧途,按照小说进展来说,他现在肯定不会,可也怕有什么万一。</p>

    霍池身子一僵,漆黑如墨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她,眼底情绪翻涌着。

    沉默了良久,霍池嗓音沙哑问:“为什么?”</p>

    唐棠皱了皱眉,无语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她看着霍池:“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身份,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想帮你就帮你,没有为什么,懂了吗?”

    她凶巴巴道:“你下次再问为什么,我就把你赶出唐家。”</p>

    霍池瞳孔微缩,像是听到了不可接受的事情一样。</p>

    唐棠一股脑说完,扬了扬下巴,“居高临下”望着他:“听到了吗?”

    “嗯。”

    霍池答应了声。

    唐棠看他这样,也不忍心再给人伤口上撒盐,摆了摆手:“你回去休息吧,明天吃了早餐再回去。”

    “好。”</p>

    这一晚上,两人都不意外的失眠了。

    唐棠是担心霍家手段,而霍池,一闭上眼便全是那张漂亮张扬的脸,以及她说话时候的模样。

    明明是高高在上的,明明是一个高傲的公主,可她的眼睛里,真的没有藏起来的厌恶。

    更没有看不起。</p>

    *

    翌日,霍家上门来带霍池走。

    一周见一次那个人,是霍池提出来的,唐棠也不可能不放人。</p>

    她没下去见人,只站在阳台上看着霍池跟着霍家的人走。

    他背影很瘦,但走路时候背脊挺直,仿佛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他弯腰。

    这个少年,终归有自己的傲气。</p>

    霍池的母亲被关在一家私人的精神病院,里面没有一个正常的人。

    一路上,接送霍池的司机都未曾和他有过任何交流。</p>

    两人抵达时候,霍老爷子竟意外的等在了门口。

    霍池突然有了种不好预感。</p>

    还没等他想明白,霍泽便用一种厌恶的眼神看着他,冷声道:“霍池,去了唐家一个星期,连基本礼貌都不懂了?”

    他道:“现在连爷爷都不喊了?”</p>

    霍池不为所动,看着眼前两人。

    半晌后,他还是弯腰了。

    “爷爷。”</p>

    霍老爷子点了下头:“嗯,阿池。”

    他微微笑:“我突然想起我也很久没见你母亲了,一起过来看看。”

    霍池微垂着眼:“嗯。”</p>

    几个人往不远处的那栋楼走。

    霍池之前一个月来一次,对这里非常非常的熟悉。

    一进来,他便明显的感觉到了不一样……这里多了不少人,应该是霍家的保镖,至于他们要做什么,霍池不能确定。</p>

    霍池母亲长得很漂亮,至少年轻时候,她是一个美人。一个让人惊艳的美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有了悲惨的一生。

    她被霍父看上,强势占有,把她关了起来,到玩到乏味时候,才愿意把人放开。

    她的一生,被人彻彻底底毁了。</p>

    霍池怨过她,可也知道,她没有错。

    她是被逼的。

    她的精神病,全是那家人弄出来的。</p>

    霍池跟着霍老爷子走到病房门口时候,霍老爷子转头看他,叹了口气说:“阿池,你妈妈这几天情绪不太稳定。”

    霍池听着,呼吸一滞。

    他垂落在两侧的手也跟着收紧。</p>

    他稍稍一顿道:“今天还是被护士打了镇定剂,人才稳定下来。”

    他说着,仿佛真的惋惜一样,“进去看看他吧,别待太久。”

    霍池的拳头握紧又松开,到最后也只是应了声:“知道。”</p>

    门打开,霍池走了进去。

    房间里漆黑一片,霍池手指颤抖,到这一刻,他好像突然没有勇气去开灯了。

    他害怕。

    他害怕见到他一直想见的这个人此刻的模样。</p>

    霍池闭了闭眼,伸手碰到了开关。

    灯打开,房间里被白织灯填满。

    霍池眼睫毛一颤,跟着睁开了眼,在看到房间里那个人此刻模样时候,霍池手捏的骨头都响了,眼底情绪翻涌着,起起伏伏,连呼吸也都重了几分。

    甚至有种窒息感,压的让他喘不过气。</p>

    耳畔传来一道惊讶声:“哎呀,爷爷,她怎么变成这样了?”

    霍老爷子看了眼,淡淡道:“那都是她自己弄的。”

    他说:“护士说她最近精神差,再不恢复,可能熬不过今年。”

    说着,他安慰霍池:“阿池,陪她说说话吧,爷爷和阿泽到外面等你。”</p>

    这番暗示之意,霍池并非没有听懂。

    人走后,他站在原地须臾,这才往床上那个身上全是伤痕,感受不到疼痛的“活死人”旁边走了过去。</p>

    霍池靠近,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瞳孔里布满了害怕和恐惧。

    她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霍池握住了她的手,跪在了旁边,同样的也说不出一句话。

    …………</p>

    同样时间,唐棠心底满是不安。

    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总觉得不放心。

    “陈姨。”</p>

    陈姨正在厨房做午饭,听到声音后走了出来:“怎么了?”

    唐棠看她:“你说霍家人会不会对霍池做什么啊?”</p>

    陈姨想了想,摇头说:“应该不至于,霍池现在被你护着,他们不敢乱来的。”

    “可万一呢?”

    唐棠道:“我总觉得有点不安。”

    陈姨看她这样,安抚了两句:“晚点给霍池打个电话吧?”

    唐棠:“……他没有电话。”

    她想过要给,但一想到霍池那自尊心,唐棠就没给了。

    给了也不会要。</p>

    到下午,唐棠看着天色越来越暗,霍池依旧没回来。

    可她并不能表现的太着急,霍池在霍家人眼里就是自己的玩伴,哪有主人时时刻刻惦记自己玩伴的。</p>

    唐棠调整着自己心态,忍了下来。

    时钟滴答滴答转动着,到八点时候,陈姨接到了门口保安的电话,说霍池回来了。</p>

    闻言,唐棠立马跑了出去。

    霍家人把他放下车后便先走了,从大门口走进来需要好几分钟的时间,唐棠跑到半路,霍池的身影还没出现。

    她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这才看到了一个捂着自己腹部的黑影。</p>

    “霍池。”

    唐棠喊了声。

    霍池抬眼,朝她这边看了过来。</p>

    唐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看过来的这一眼,她仿佛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光,亦或者是说,她看到霍池眼睛里有了一丁点笑。

    唐棠一愣,跑过去又喊了声:“你怎么都不说话?”</p>

    下一秒,霍池拖着他虚弱的身子,在唐棠视线范围内倒了下去。

    她瞳孔瞪大,伸出手接住他,惊慌失措喊了声:“霍池!!”</p>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