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女人谁敢动《王的女人谁敢动》正文 第1773章 凤族篇:劝你还是早些进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王的女人谁敢动》正文 第1773章 凤族篇:劝你还是早些进门

小说:王的女人谁敢动 作者:拈花惹笑

    帝无涯和凤九儿之后,换了两人。

    凤江坐在高堂的位置上,似乎有些紧张,双鬓冒着汗。

    此时,所有人都看着他,乔木终于忍不住了。

    “你这什么东西?

    送人了,还一直揣着,几个意思?”

    一张纸,凤江抓着一角,邢子舟抓着一角,两人都不动,场面又尴尬,又好笑。

    凤江这才反应过来,放开了他要送出去的东西。

    他侧头看着乔木,低声说道:“我刚才在想,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

    “但,话一到口却说不出来,所以……”凤江抿了抿唇,视线一转,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邢子舟。

    “邢子舟,这是我在京城一处住宅的房契。”

    “要是以后你和小樱桃有机会住京城,你们可以去看看,地方不错。”

    “要是你们不住京城,可以将它卖了,现在也可卖到一百万两银子。”

    “嘶!”

    拿着一个金镯子的乔木,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轻咳了声,稳定自己的情绪,说道:“情比金坚,希望你们相亲相爱到老。”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

    邢子舟听闻凤江的话,将手里的房契递了出去。

    小樱桃也看着这张房契,忘记去接乔木的金镯子。

    乔木看着小樱桃,小樱桃看着房契,邢子舟看着凤江,凤江看看邢子舟,目光最后回到乔木身上。

    乔木:“……”乔木拉来小樱桃的手,将金镯子塞在她的手心,回头看凤江。

    “看着我做什么?”

    “邢子舟不喜欢。”

    凤江有点为难。

    “我不是不喜欢,是礼物太珍贵,我们不能接受。”

    邢子舟解释道。

    “他们不能接受。”

    凤江再道。

    他的目光没有在乔木身上移开,放开双腿上的双手,微微成拳。

    乔木扫了他一眼,视线落在邢子舟身上。

    “收下吧,他房子多得是,别不好意思!”

    “到时候我无家可归,别忘了给我留一个房间就行。”

    小樱桃一把取过了邢子舟手中的房契,向凤江鞠了鞠躬。

    “谢谢姐夫,祝姐夫和姐姐百年好合!”

    小樱桃跪拜之后,看着乔木身旁的凤九儿,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房契。

    以后,这就是他们在京城的家了,不管是九儿,还是乔木,她都会留有房间。

    凤九儿给小樱桃比了个大拇指,另一只手,轻轻抚了抚乔木的背。

    她倾身靠近乔木,低声说道:“担心他会败光家里的钱,我劝你还是早些进门,将所有钱财拿到手比较好。”

    乔木扫了凤九儿一眼,并没反驳。

    一下子就送价值一百万两的房子,哪怕是送给小樱桃,乔木也肉疼。

    钱不是这么好赚的,她长这么大,也没住过这么昂贵的房子。

    邢子舟也给凤江跪拜之后,凤江和乔木也就功成身退了。

    “夫妻对拜!”

    喜婆的声音,再次在不大的房子内响起。

    邢子舟和小樱桃,相对而跪,互视一眼,同时低头。

    小樱桃今天很漂亮,披的红纱巾下,还是能看得清楚那张白皙小巧的脸蛋。

    她笑得很幸福,让看见的女子,特别是未出阁的,都开始憧憬未来。

    该有的礼节,一样不少。

    但,今天的婚礼和平时的还是有些不同。

    送入洞房,新郎官给新娘子掀了头盖之后,两人在众人的拥护之下离开新房。

    新娘子要和大家一起用晚膳,免去了她独自在房间里等待的苦。

    喜婆一声令下:“开始用膳。”

    每家每户听见的人,都喊道:“开始用膳。”

    很快,整个蟠龙寨,里里外外,不管是本寨的人,还是刚赶到的兄弟,都举起了手中的杯子或碗或其他器皿。

    大家干酒的干酒,干水的干水,就当做是给新郎和新娘的祝福。

    婚礼选的是蟠龙寨里最大房子,房子里里外外,就连路上,都摆满了桌子。

    今天是邢子舟和小樱桃的大婚,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是原来天机堂的兄弟。

    大家有序过来给邢子舟敬酒,酒量不错的邢子舟,很快也有些醉意。

    乔木见状,在下一批兄弟过来前,给自己的碗里倒满了酒。

    “你们还让不让人今晚洞房了?

    现在开始,我替邢子舟喝!”

    乔木爽快,兄弟们也不计较。

    但,乔木也没喝多少,很快,她拿酒坛的手,被凤江禁锢住了。

    乔木抬眸,看着凤江,紧拧着眉。

    “做什么?”

    “别喝了。”

    凤江一把取过酒坛。

    乔木伸手去夺,凤江长臂一伸,将酒坛举高。

    乔木身高不及凤江,她整个身体都几乎贴到凤江身上,还是那摸不到酒坛。

    “给我!”

    她收回手,怒视凤江。

    凤江垂眸对上她的视线,长臂一捞,将她拥入怀。

    他看向围过来的兄弟,说道:“多谢大家对邢子舟和小樱桃的祝福。”

    “这坛酒,我干了!大家随意。”

    “好!”

    “好!”

    “爽快!”

    兄弟们都起哄了起来,笑声,欢呼声不断。

    凤江垂眸看了乔木一眼,浅浅勾唇,抬头,开始往口中灌酒。

    被迫贴在凤江怀中的乔木,没有再挣扎。

    她一瞬不瞬地看着凤江,刚才还不安分的手,渐渐抱上了他的腰。

    不可否认,有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是挺有魅力的。

    乔木感觉心间突然涌上了醉意,让她眸子有些模糊。

    她紧紧地回抱着他,一动也不动。

    “哐”的一声,凤江将空出来的酒坛放回到桌面上。

    “小江先生爽快!”

    “小江先生酒力好!”

    “小江先生……”兄弟们,再次欢呼。

    凤江没没理会,他放下酒坛,垂眸看着怀中的朱唇,低头,吻了上去。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先是震愣了下,紧接着的是更加响亮的欢呼。

    外面的声音震耳欲聋,乔木却还是能听见男人的心跳。

    “噗通,噗通”的心跳声,也许不仅是他,还有她的。

    不知何时,乔木抛开一切,闭上了双眸。

    渐渐的,她的世界里,只有他粗犷的呼吸声。

    凤江发现怀中女子停止呼吸,一张脸涨得很红,才依依不舍将她放开。

    他放开了乔木的唇,却把她整个人护在怀里。

    似乎,是不舍让人看见她此刻迷人的模样。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