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龙战天《乾龙战天》正文 第二四零章 争执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乾龙战天》正文 第二四零章 争执

小说:乾龙战天 作者:文飘过峰
第二三九章 第一只鸡出现←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当天,沈云下达了战斗任务。

    袁峰领令。

    晚上,借着夜幕的掩护,袁峰、青钰上人等人带领着新兵阵的弟子们悄悄的登上了“吞金兽”。

    他们先是坐飞船抵达外防线。在那里,分成两路,秘密赶往边界。

    如果继续搭乘“吞金兽”或者青钰上人的飞船,显然既能节省不少时间和体力。但如此一来,目标也太过明显了——自天劫之后,青木派在仙山迅速走红。明里暗中,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眼睛。这里头,既有友好的,也有不友好的。从目前来看,后者远远多过前者。便是友好的,也主要是持观望的态度。所以,象这种出了外防线,兵分两路,直奔边界的行动,暂且不宜招惹这些目光,免得节外生枝,于计划不利。

    到了边界,五行门已经做好了布署。是以,两路人马得以迅速进入守护大阵。

    换在天劫之前,要做到这一点,不算难事。因为有正清门带头,在守护大阵里打秘道,前往往凡人界。使得这样的秘密通道多如牛毛。

    青木派也有数条。

    五行门就更多了——两百多年来,他们的老祖们几乎都守在大阵里呢。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五行门里,高阶修士们差不多都在大阵里,留在宗门里的,主要是些小辈。他们不靠着大阵吃大阵,在弱肉强食的仙山,早就落没了,好不好!

    所以,不管叶罡怎么关闭守护大阵,也做不到真正的切断与凡人界的联络。

    直到守护大阵受到落桑族人重击,引发天劫。

    守护大阵内部先后出现了数条大裂沟,使得所有通道无一幸免的被中断。仙山因此而一度与凡人界失去了联络。

    这个时候,五行门再一次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们的“老祖们”都留了下来,没有接受叶罡的邀请,随之一道迁往凡人界的新都。在守护大阵生变时,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惜牺牲自己,以身祭守护大阵,竭尽所能的减少了守护大阵的伤亡。当守护大阵的情况稍微稳定之后,幸存者们又不顾自己的伤势,立刻展开修复工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的付出得以了回报。如今,唯一通往凡人界的那条通道在五行门的实际控制之中。

    不过五行门没有将之用来谋私利。仙山各势力通过这条通道前往凡人界,都是无偿的。五行门对这条通道的控制,主要是体现在,发现通道有异,立刻在全仙山发布通告,宣布关闭通道,进行修复。

    没有人或者势力对此不满。

    因为众所周知,仙山都是处于崩溃的边缘。每一天,不是这里崩了,就是那里陷了。暴雨、山洪暴发、干旱……等灾难,也层出不穷。不过,与崩陷相比,它们的危害要少得多,已经在仙山称不上是“灾难”了。

    而守护大阵本来就是仙山里出了名的“娇贵”。仙山尚且如此,守护大阵隔三岔五的要关闭进行修复,不是意料之中的吗?有什么好不满的?

    相反,守护大阵如此频繁的修复,仙山各势力现在都非常感激五行门。

    因为叶大统领带着修士同盟军逃走了,舍弃了仙山。但五行门没有。他们不顾个人安危,以及门派之得失,一如既往的守护着守护大阵。正因为他们的牺牲和付出,仙山还有一条通往凡人界的通道,没有与外界完全断绝联系。

    话说回来,这天晚上,明面上是又一次因为通道出现紧急险情,守护大阵再度被关闭。青钰上人他们在数位师叔师伯的亲自护送下,仅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顺利的通过了守护大阵。

    而通道口的另一边,也就是凡人界的东海边上,赵宣亲自带了人过来接应他们。

    在下一个安全地点里,沈九妹他们已经等候多时……

    就这样,几趟接力式的引路下来,众弟子虽然是连日急行奔波,却基本上没有什么倦意。

    因为沈九妹不了解新兵阵,所以,她一共为袁峰他们选择了两个伏击地点。碰头后,她立刻打开这两处的地图,详细的介绍战情来。

    听完,青钰上人先出声。他指着被标注着“甲”字的那一处伏击点,说道:“我个人觉得这里的地势更适合一些。”

    旁边,白璋上人皱起了眉头:“大师兄,恐怕落桑族人也是这么想的。”

    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经过,任谁都会提着心,做足了准备。更何况,他刚才听九姑介绍说,随着东海战局的迅速恶化,落桑族人已经实际控制了前往通道口的沿途重地。

    从他们打通道口那边过来,有意识的避开了这些地方,也不难看出来,九姑所言不假。

    也就是说,他们在沿途伏击落桑族人,看似是主动出击,其实是很被动的。

    结果大师兄还要选一个对方明显会重点防备的据点进行伏击,怎么看都象是“知难而上”。

    这一次的行动有多重要,不用再多说。就是大师兄自己,也不止一次的私底下与他说“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输不起”之类的话。

    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大师兄自己就把不住了呢?

    所以,不等袁峰他们相劝,他自己先点出欠缺之处。免得双方发生争执,大师兄下不来台,继而直接影响到整个伏击任务。

    不料,袁峰也在“甲”字上加了一根手指头:“我也赞同选这里。”

    所以是我错了?白璋上人愕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双眉毛简直是在眉心处皱成了一团墨疙瘩。

    “我不明白。”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青钰上人轻轻一笑:“近段时间,你学得不错,也进步很快。但到底没有实际的历练,还欠了些火候。”

    这是说我在纸上谈兵呢。白璋上人不服气的冲他翻了个大白眼:“谁说人多就一定是对的!”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要选这一处。”沈九妹问道。

    她也是不赞同的。这一处伏击点,从一开始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是白柯强烈推荐,又劝说她,添上这一处,由他来负责做相应的准备。又说,选与不选,全在于袁峰他们。她不好拂了白柯的好意,遂将之添上。

    没有想到的是,袁峰和青钰上人都看中了这里。

    沈九妹在兵道上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相反,她早年在乱军里做圣女时,就因为显露出来了兵道上的天赋,而从一干圣女里脱颖而出,得到了重用。

    后来,脱离乱军后,与袁峰在一起,哪怕修为尽失,身体已经非常虚弱,她也多次出谋划策,为袁峰所部成功摆脱仙符兵的重围,立下了汗马功劳。亦从此在袁峰的部将之中树立了自己的威信。

    到了仙山之后,她更是因此而成为袁峰的左膀右臂。

    可以说,在正式加入青木派之前,她都是袁峰最重要的左膀右臂。

    太多重要时候,她与袁峰见解高度一致。

    象这一次分岐这么大的,自两人相识以来,还是头一次呢。

    听到青钰上人批评白璋上人纸上谈兵,她听着,感觉也很不好了。反正时间也还充足,于是,没忍住,当场问了出来。

    青钰上人在云雾山脉里呆了一个多月,与袁峰成为了很要好的朋友。所以,袁峰已经有道侣,且道侣也在青木派,并且还是沈门主唯一的长姐,这些情况,他也都是知晓的。

    对待朋友妻,与对待自己一手带大的师弟,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他怂怂的摸了摸鼻子,飞快的瞄向袁峰。

    袁峰看着沈九妹,直言道:“你自己也说了,沿途都在落桑族人的实际把控之中,所以,这两处不论是选哪一个,都不会是软柿子。我们不能抱任何的侥幸心理,必须做好打一场大硬仗的准备。”

    沈九妹也没有给他半分情况,冷着脸,哼哼:“继续。”

    她在这里准备了这么久,当然很清楚要从士气重振,且武装到了牙齿的落桑族人身上咬下一块肉,这一仗得有多硬。所以,她才觉得更要尽量避开落桑族人的重点布防,选相对之下稍微软一点的“软柿子”,而不是知难而上。

    更何况,她觉得后一种选择,在兵道上,适用于任何时候。

    是以,袁峰的这个理由,根本说服不了她半分。

    一旁,白璋上人也是竖起耳朵在听。同样也没有被说服。又看了一眼自家大师兄。

    青钰上人垂下眼帘,掩去眼底的笑意,暗道:袁兄好牙口!

    他不止一次的听云景道长说,这一对有多恩爱,有多志同道合。现在看来……九姑不愧是沈门主的亲姐,性子够强。

    思及此,他突然发现,参与新兵阵的娜些青木派女弟子们,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点九姑的影子。她们确实比仙山的女修要强许多,行事说话,直白干练,都是九姑这样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会拐弯抹角。

    对于操练新兵阵来说,他需要的是这样的女弟子。

    但是道侣嘛……呵呵,他真的欣赏不来。

    他觉得绝大部分的男修都应该是和自己持一样的看法。

    一来,在仙山,鲜有男修会跟袁兄一样,选择一个很强势的道侣。所以,很多“厉害”的女修都是孤身一人,难以找到道侣;

    二来,在青木派内部,适婚的男修们以单身居多。先前他没有多想,现在想来,怕也是和他一样,欣赏不来身边的这些“钢铁”女弟子们,宁愿先单着。毕竟出了云雾山脉,外面有大把大把的柔情似水的漂亮女修可供选择。

    白璋上人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也起了嘀咕:大师兄不是素来不喜太有主见的女修吗?怎么还笑了呢?

    袁峰没有看他们两个,所以,不知道两人的眉眼官司。他看着沈九妹,继续说道:“所以,既是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放开了手脚,选更适合新兵阵的地势呢?这是其一。”

    “其二,九娘,你来看这里。”他在地图上指向“甲”地的周边,“这里是两条河的交汇处,四周三面环水,一面环山。你说了,前几天刚降了暴雨。那么,河中的水势应该还没有完全降下去。落桑族人想要加大防守,恐怕困于水势,也难以实现。于我们来说,这就叫天时!”

    沈九妹呵呵,“啪”的拍开他的那只手:“落桑族人早就考虑到了这些。守在这里的,全是蹲河里的‘水鬼’呢。我刚刚明明说得很清楚。你没有听见吗?还说我是心存侥幸。哼!”

    这下青钰上人淡定不起来了。他对落桑族人不是很了解,不知道还有“水鬼”这种操作。真要是如此,在“甲”地,他们与落桑族人之间,到底是谁伏击谁,还不知道呢。也难怪九姑不惜在人前极力反对袁兄。

    “我听见了。所以,才更要选择这里。”袁峰摸了摸手背,一点儿也不见恼,笑嘻嘻的反驳道,“我还听到了,这一处是白道长在做准备呢。”

    “那又如何?”沈九妹指着周边的那一面山,“你不要想多了。落桑族人很小心,也很毒。他们在沿途两边放火烧山。这座山早已被烧秃了,真正的寸草不生。便是白道长也没法让我们藏在树林草丛之中。”

    袁峰耸耸肩:“河里呢?白道长说他负责做准备。河里的水草应该会安排上吧!”

    “这么厉害!”白璋上人的眼睛亮了。这个白道长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青钰上人的脑子转得快一些,很快想到了“白道长”应该是和余爷一样,也是妖族。不同的是,白道长是属于草木一类的。

    如此一来,“水鬼”们算是碰上对手喽。

    暗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在心底里再一次感慨青木派里就是各种各样的能人多。沈门主将云雾山脉的妖众收入青木派,成立一个专门的北煤区,真的是太机智了!

    而沈九妹也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一层,而是她吃过“水鬼”的大亏,不敢有袁峰这么乐观。

    这时,罗叔从门外快步进来:“九姑,白道长派人送信来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 凶棺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今夜没有遇见 男神前规则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古蜀国密码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阴妻艳魂 夜媚生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