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重大明章节目录 第349章 往松亭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9章 往松亭关

小说:花重大明 作者:乱花西子
第348章 三保献计←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b></b>                  朱高炽连蹦带跳,带起地上的积雪肆无忌惮飞溅。

    “世子……”马三保还在犹豫。

    “傻孩子,不不不,聪明的三保,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准备水桶啊!”朱高炽上了马,挥起缰绳,甩掉了重负后,他肥胖的身体轻盈得像雨后的云雀。

    马三保贡献的这个办法解了北平的燃眉之急。

    第二日李景隆再次兵临城下时傻了眼,他以为一夜之间自己穿梭到了另一个战场。

    本来千疮百孔的城墙得到了厚厚的冰层的庇护,他将手中的长戟掷出,长戟费力地在冰层上只凿出了一个小孔,脑袋一歪顺着冰墙下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李景隆身后的大军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冷漠无情的敌人,寒气逼人,坚不可摧,不肯向他们露出一点破绽,偶尔在太阳的照射下,还会将刺眼的光芒射向他们。

    “这……”李景隆身旁的副将怯怯地望着李景隆,“大帅,这冰墙要怎么攻下?”

    李景隆斜了副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说呢?”

    副将在此时向他提出这个谁也解决不了的问题居心险恶,是存心要出他的丑。副将的年龄比他长,上战场的次数比他多得多,却只落得个副职,所以巴不得发生这种情况,见缝插针的要羞辱他。

    “大帅,属下考虑了几个办法都行不通……这冰墙太滑,我们无法攀爬,它又太厚,刀枪不入,唯一的办法是将冰墙融化,但是……”

    “但是什么?”李景隆心中一颤,当他看到冰墙的时候气急败坏,想的最多的是即将到手的成功已然化为灰烬,却没有想到将冰墙融化这个办法。

    “大帅,将冰墙融化这个办法,属下考虑再三,觉得还是不可行。你看,燕军在墙头放了许多木桶等着我们,我们只要一点燃火焰,他们就会将冰水和冰块往下浇……”

    “废话,你现在才看到那些木桶啊,这么愚蠢的办法也好意思说出口,哼!”李景隆绷着脸,暗自庆幸办法是出自副将之口。

    “这冰墙是攻不下了,我看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赶到郑村坝,截堵朱棣,让他回不到北平!”李景隆调转了马头。

    郑村坝位于通州,是回北平的必经之路。李景隆认为北平的朱高炽有厚厚的城墙作为保障,使他的50万大军失去了优势,然而郑村坝的地形却不会给朱棣带来一点优势,在上天公平的情况下,他人数众多的大军必将是唯一的优势。

    蒙在鼓里的燕师五军浩浩荡荡地往北平赶,为了不耽误救援北平,朱棣决定放弃重兵把守的松亭关,取道刘家口。

    “红石,不是我怕了那刘真、陈亨和卜万。”新编五军成立以来,朱棣第一次脸上出现了忧色,“现在我很担心炽儿,他孤立无援,留给他的士兵又为数不多,北平恐怕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不可因小失大。”

    “殿下,这是自然的,我们意气风发的燕军怎么会怕了他们,还是救援北平要紧。”红石的想法与朱棣的想法不谋而合。

    “若是把刘真、陈亨和卜万三人分开,无论他们哪一个人把守松亭关,我们都可以轻易闯过去,现在他们三人合守,就像三股绳拧在一起,我们不但需要充足的准备,而且还要至少耗费月余才可攻克,救了北平之急后,再谋划松亭关吧!”

    “嗯,有舍才有得!”朱棣回想起数次战役中他所割舍下的关卡和没能攻克的城堡,它们无一例外的成为了他的一个个心结,直到它们最终被他战胜。

    一直以来,他正是凭借着这种高瞻远瞩的独特才能,才将燕王府八百护卫的队伍壮大到了如今声势浩大的五军。

    “殿下对世子委重投艰,让他独自面对李景隆的五十万大军,虽然大师、张玉都在北平,可是毕竟寡众之势悬殊太大。我也担心世子撑不了太久,他一定正在等着殿下回去救援。”红石说道。

    朱棣点了点头,虽然已经做出了选择,他也绝不会三心二意,不过他坚毅的面庞还是浮现出了一丝惋惜。

    松亭关一直是朱棣非常重视的一个战略要地,他想尽快将松亭关拿下,以拓展他在北方的军事力量。

    这次经过松亭关,又带着士气极高的新编五军,如果顺势拿下松亭关,解决了北方之患,他便可不再顾虑一直向南。

    “殿下,要不这样吧……”红石捕捉到了朱棣的遗憾,“我想先留下……”

    “你要留下?你要多少兵?”朱棣又惊喜又为难,惊喜的是红石愿意为他独闯松亭关,为难的是他确实分不出多余的兵力留在此地。

    “一兵一卒都不要。”红石笑了笑,露出两排白牙。

    “红石,一兵一卒都不要?那你留下做什么?”朱棣觉得难以置信,他深知红石不是个信口开河的人,留下必定有原因,但却不知道红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殿下不是说了吗?刘真、陈亨、卜万三人合在一起就像三股绳拧在一起,很难对付,所以我想试一试能不能把他们分开,这样我们好对付一些。”

    “把-他-们-分-开……”朱棣一字一句重复红石的话,脸色像雨后的天空渐渐明朗,很快他的惊喜便溢于言表“红石,离间计?你有点子了?”

    “嗯。松亭关的三员主将中,刘真年老力衰,又缺乏计谋,不足为虑;陈亨是殿下的旧属下,我们可以拉拢他;只有卜万,他英勇善战,极难对付。只要除掉了他,松亭关不攻自破。至于具体的计策,我还得再想想。”

    红石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又一次梳理了自己的思路,并且对此确认无误。

    “太好了,那你留下!有事随时送信给我!”朱棣心花怒放,满心期待红石的不战而屈人之兵。

    如果松亭关的卜万被除去,陈亨投诚于他,仅剩刘真一人,那么即使不派出大军,松亭关也将是囊中之物。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 凶棺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今夜没有遇见 男神前规则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古蜀国密码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阴妻艳魂 夜媚生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