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上苍穹画心月章节目录 七十八 她随风而来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七十八 她随风而来

小说:欲上苍穹画心月 作者:麦田里的麦子
七十七 女扮男装←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b></b>                  南夫人的生宴,可谓兴师动众。从晨时起,门前停满了官家马车,院落里贺礼堆成山。

    不论是朝廷官员,还是达官贵人,亲近些的皆来了。这当中,少不了慕兰府的老爷夫人,慕兰庭则因公事缠身未来。东候府的老爷夫人才跨进南王府大门,不远处,俩个身影遮遮掩掩跟随而来。

    东候美和丫头躲闪着,俩人行姿古怪,惹的路人侧目而视。丫头不由一阵好笑,压低嗓子对东候美道,“公子,咱俩不是做贼来了。老爷夫人都进去了,不用怕被逮着了。”

    “哦哦。”东候美喉咙发声,像是含着一口痰,她不好意思瞅瞅路人,含糊不清嘻笑道,“第一次有做贼的感觉。”

    东候美女音一出,丫头头疼不己,急忙打出一个手势,小声提醒道,“嘘嘘,公子,别忘了你此时的性别,男。”

    “呃呃,嗯嗯嗯…”意识到忘了形,东候美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高皍起头,大大咧咧作势一番,“今遇喜事,本公子今日心情…好好好,好到变了声。”

    几个好字阴抑顿挫,丫头还以为她要作诗呢,没想到冒出这么个下句。心里想,果然不出所料,斗字不识几个的小姐,放不出半个屁来。

    望向她的几个路人,被这一阴一阳闹的,莫名其妙不住的摇头。东候美掩饰过去后,不由偷偷伸了伸舌头。

    去往南王府贺生的客,是络绎不绝。途中趁无人注意时,东候美满是担心色,问丫头道,“我脸面上的妆容,可还行?方才擦了几把汗,不会露真面了吧?”

    不是闷热的夏日,且又快至冬时,她方才出了汗,分明是吓出来的。丫头帮她瞧了瞧,忍住笑道,“小姐擦了几下,并无变化。”

    眼望接近南王府大门,门前站立南王府的总管事,正对来宾笑面相迎。东候美心下一丝紧张,止步拽住丫头悄悄道,“咱俩,会不会被人认出女扮男装?若被认出可就惨了…要不,要回去?”

    这来都来了,却打起了退堂鼓。东候美胆小的样,令丫头哭笑不得,“公子啊,说来的是你,说回的也是你。我这侍者可作不了主。”

    丫头低下头看着身上,这借穿府上家丁的衣衫才穿了没半个时辰,又看看手中捧的贺礼,她一脸可惜道,“为了公子你,跟着穿了这一身,礼物也辛苦拎来了。就此回去?没见着南公子,公子可别后悔了。”

    东候美被丫头说中了,此来为了见南公子。不见多遗憾啊。是骡子是马,也得拉出去溜溜看。俩人互相打着气,鼓起勇气前行。

    前面一玉衣锦衫男子,提着贺礼南王府门前,向总管事拱手道贺,“恭贺南夫人生辰。恭喜恭喜!”总管事回礼笑迎,身旁的下人接了贺礼。

    “恭喜恭喜。”东候美壮着胆子,几步紧跟上前去,学那男子行礼姿态,鹦鹉学舌道贺。

    丫头赶紧递上了贺礼,总管事笑看俩人一眼,这一眼虽是不经意,但却让东候美手心攥出了汗。心里正七上八下着,总管事却含笑伸手指引进门。

    俩个人就这样蒙混过关。看来乔装打扮的还行。东候美朝丫头偷笑,大口呼出一缕长气。云里雾里闯进去,像在走迷宫一般。各色贵气耀眼的客,与之擦身而过。无一人察觉出,东候美和丫头女扮男装。

    一旦东候美有泄滞,欲要暴露女子行举时,丫头都会暗暗提点她。还别说,扮成这样也难受,她浑身的不自在。但为了暗慕的南公子,东候美算是豁出去了。

    真个想什么来什么!当她左顾右盼,人流中寻他时。显目的宴席厅门处,南生一身深色锦袍,意气风发俊姿,一丝笑容站立在门前。

    他的脸面虽瘦削许多,但白肤俊色未变,依然是那么夺人眼目。东候美望见了他,差点要疯狂起来。因往来客人繁多,她迈动的腿打弹,想奔向他的激动,被丫头暗中牵制住。

    “公子,别失态。”丫头假模假样一句。眼望无人时,又低低对她道,“找个时机靠近,千万别露了馅。”

    正当东候美寻时机,却望见另一路径,一个妖媚红衣女子,盈盈一握的腰身,婷婷缓步傲娇而来。她的视线锁在南生身上,而南生同样温情望着她。

    “这女子,莫不是梅少夫人?好是媚者无疆。”丫头盯着梅安,止不住赞叹道。

    东候美见丫头赞她,心中一丝不悦。碍于此地是南王府,不是自家大院,想诉责的话只能吞咽下去。她见梅安挽着南生,俩人甜甜蜜蜜步入筵厅,口中不知不觉道,“心月少夫人在哪呢?”

    宴席厅里人满为患,闹闹哄哄喜气色。南王南夫人着装华贵,正装且大气。夫妻俩与人话着,笑面洋洋洒洒…东候美和丫头视线扫扫,一眼望见了她爹娘。她躲至人身后,偷偷摸摸察观。

    东候老爷夫人并排坐,私私窃语着。大多宾客己就坐,人声沸沸扬扬,仿佛来到了热闹的街市。东候美看着爹娘,察觉不出一丝危险,她放松心态,和丫头找了个偏座。

    南生和梅安座席前端,与南王南夫人咫尺,而离东候美似有十万八千里。煞费苦心混迹生宴,心中难免有失落感。东候美撅起了小嘴。

    在座的人中寻了一遍,竟是未发现心月之影。东候美心想,男人真花心。有了小妾,忘了正房。若要死要活嫁了他,是被宠还是被弃呢?…

    远远的视野里,梅安中规中矩端姿,落落大方,温婉有礼。似深得南夫人赞赏。南夫人对着梅安在笑,长辈温和的笑好似只为她一人绽。能把婆婆老公都哄好,此女实是不同寻常。东候美羡慕嫉妒恨着。

    当来客全到齐之时,南生开始坐如针毡,眼眸望向宴厅门处…心月迟迟未出现…她答应了要来的,为何言而无信呢?…

    正在他胡思乱想间,突然整个空间静了。静的针掉落地上似可听见。东候美和丫头齐偏头,随顺众人目光望去…眼前一幕,举座皆惊。

    素颜素衣的心月,发丝披散未梳。她轻飘飘走进来,风吹得人身似恍…一丝的脆弱,又一丝的伤怀……

    。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 凶棺 二婚老婆带回家:你好,坏先生 今夜没有遇见 男神前规则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古蜀国密码 盛宠前妻,老婆再来一次! 阴妻艳魂 夜媚生香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