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隐龙章节目录 第573章 摊牌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573章 摊牌

小说:花都隐龙 作者:微风

    周继尧闷头抽了几口烟,缓缓说道:“在玉冰还是我的女儿的时候,你们两个就为了继承权暗中勾心斗角,结果把建伟给斗死了,当玉冰的身世暴露之后,我除了你和小琳之外,还能指望谁?”

    周玉婷怔怔地楞了一会儿,吃惊道:“爸,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周继尧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我现在就把我的意思明确地告诉你,为了你在邓家的地位,我已经费尽心机了,而你现在也基本上达到了目的,这不用解释你自己应该也明白。

    我想告诉你的是,你是邓家的儿媳妇,并且还有一个邓家的孙子,在邓老二死亡的情况下,起码可以拥有邓家的半壁江山,甚至有可能是全部,所以,我劝你把精力用在邓家的头上,而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周玉婷楞了好一阵,一脸茫然道:“爸,我知道今晚的事情有可能让你受到刺激,但这件事我会搞清楚,如果真是邓俊吉干的,我肯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先不谈今晚的事情,我问你,你瞒着我利用秋阳和章斌都干过什么事情?”

    周玉婷一听,脸上神情微微一变,不过随即就露出一副冤屈的神情,幽幽道:“爸,我让秋阳干过什么事情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顿了一下,又哼哼道:“是不是警察已经盯上秋阳了?爸,你也不用担心,如果秋阳和章斌出了事,我会承担一切责任,绝对不能连累你。”

    周继尧盯着周玉婷好一阵没出声,盯着周玉婷感到一阵不自在,只要眼睛看着别处,小声道:“不过,有件事情我确实一直瞒着你。”

    “什么事?”周继尧问道。

    周玉婷低垂着脑袋说道:“其实,我暗中一直跟章斌睡觉。”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你跟什么男人睡觉我没兴趣,事实上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跟什么男人睡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干涉过,我问的是你跟章斌除了睡觉之外,还瞒着我干了什么事?”

    周玉婷一脸恼火的样子,说道:“爸,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何必含沙射影的,严格说来秋阳和章斌都是你的人,我让他们干过什么,你去问问不久什么读清楚了?”

    周继尧缓缓点点头,说道:“既然你不承认,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有句话我可说在前头,即便是我的女儿,如果违背了我的意志的话,也算是背叛,背叛我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周玉婷气哼哼地说道:“爸,你怎么威胁起自己的女儿来了,我什么时候背叛过你?为了你的宏图大业,我都不惜送自己的丈夫去坐牢,现在又死在了监狱里,难道我作出的牺牲还不够吗?”

    周继尧盯着周玉婷说道:“纠正你一下,邓老二死在监狱里跟我没关系,至于送邓老二去坐牢,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宏图大业,其中也包括了你的野心。

    原本邓老二是想娶老大的,如果不是你主动跳出来要嫁给他,我难道还会勉强你?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桩婚事意味着什么。

    实际上邓老二娶你也不是因为喜欢你,而是邓家的人心里也打着小九九,只不过最终我们棋高一着,才又了今天这个局面。

    眼下你已经跻身宝鹰公司十大股东,要不了多久,你的儿子也将拥有自己的股份,说起来你已经拥有了邓家的半壁江山,现在只要安心等着邓俊吉咽气就行了。

    所以,你就别跟我说什么牺牲不牺牲了,钓鱼还要上点鱼儿呢,你得了这么大的好处难道能一点都不付出?有得必有失,就看得失的比例了。”

    周玉婷怏怏道:“眼下情况还不明呢,邓老二的死因还没有查清楚,邓俊吉的这口恶气不出,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这你不用操心,邓俊吉折腾不出什么名堂,这也是我退避三舍的原因。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要不了多久,邓俊吉不但不会在找我的麻烦,我保证他还会亲自登门向我负荆请罪,我们两家的关系将和好如初,不同的是,那个时候你已经是邓家的主人了。”

    周玉婷一脸疑惑道:“负荆请罪?除非能抓到杀邓老二的凶手。”

    周继尧意味深长地说道:“凶手已经抓到了。”

    周玉婷楞了一下,说道:“这我知道,但并不清楚谁是幕后主使。”

    周继尧盯着女儿问道:“你想知道谁是幕后主使吗?”

    周玉婷吃惊道:“怎么?难道你知道?”

    周继尧没有回答周玉婷的问题,而是反问道:“在你看来,二道河除了邓家之外,还有那个家族势力最大,还有什么人能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杀人?”

    周玉婷狐疑道:“现在外界有传言,说是二道河已经成了我们周家的天下。”

    周继尧点点头说道:“这话也没毛病,但这是指我们周家在二道河的地产生意眼下没人可比。

    但我们在二道河的存在跟邓家不同,我们虽然在那边有很多项目,但仅仅只限于生意,跟道上没有任何关系,更别说会跟王强这种下三滥有任何牵扯,能安排杀手在二道河监狱行凶的人自然是本地的地头蛇。”

    周玉婷呆呆地楞了好一阵,最后低声道:“你是指欧阳家族?”

    周继尧摆摆手,说道:“不该我们操心的事情就别瞎操心,虽然那帮警察蠢的跟猪一样,但我倒是相信他们迟早会挖出王强身后的黑手。”

    周玉婷盯着周继尧注视了一会儿,小声道:“爸,该不会是你跟欧阳云苏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吧?”

    周继尧眼睛一瞪,训斥道:“胡说?我跟欧阳云苏有什么协议?”

    周玉婷迟疑道:“那就是欧阳家试图用邓老二挑起邓家跟我们的内讧,他们趁机坐收渔翁之利。”

    周继尧眯着眼睛沉思了一会儿,所答非所问地说道:“这局棋越来越玄妙了,已经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步。

    不过,邓俊吉已经不足虑了,唯一让我担心的倒是邓宝瓶,这个女人性情暴躁、又跟黑道多有来往,我担心邓俊吉管不住自己的女儿。”

    周玉婷犹豫道:“邓宝瓶有勇无谋,跟邓老大也差不多,我自信回去之后能够摆平她,”

    周继尧盯着周玉婷说道:“所以,我劝你把所有精力都用在邓家的家业上,而不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事实上,邓家的这只碗也不比我们的锅小多少。”

    周玉婷装糊涂道:“爸,你这话我就不明白了,既然这只锅是我们周家的,难道我连看都不能看吗?”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看看可以,就不要惦记了,你现在应该明确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邓家的人了,既然我已经帮你拿到了想要的东西,还是想办法把自己这块蛋糕做大吧。”

    周玉婷脸色慢慢阴沉下来,咬着嘴唇沉默了好一阵,像是下了决心似地说道:“爸,有句话我早就想问问你了,只是怕你不高兴。”

    周继尧面无表情地说道:“这里又没别人,有什么话你尽管说。”

    周玉婷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说起来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我听妈说你的心脏也出了问题,即便我们希望你长命百岁,但这终归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早晚有一天你要交出所有的家业。

    目前看来,小琳显然无意于这方面的工作,最后也只剩下我一个女儿了,所以,我问问你对这方面的打算不算是大逆不道吧?”

    周继尧没有回答周玉婷的问题,而是一脸高深莫测地反问道:“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打算吗?”

    周玉婷怔怔楞了一会儿,盯着周继尧小声道:“爸,你该不会真的让戴家郎登堂入室吧?”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看来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早就看出我的意图了,难得你一直憋到现在才说出来。”

    周玉婷阴沉着脸说道:“我确实早就察觉到了你的意图,但我始终不相信你会这么做,因为你虽然年纪不小了,但还没有大到老糊涂的地步,既然今天亲口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就有权利知道你这么安排的理由。”

    周继尧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盯着周玉婷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个理由还用得着我说吗?你应该心中早就有数了,戴家郎的身份虽然对外人来说是个秘密,可在我们核心的家族成员中早就不是秘密了。”

    周玉婷咬咬牙说道:“如果传闻是真的,你为什么不公开,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周继尧纠正道:“不是传闻,而是事实,我之所以不公开就是因为有些人不希望看见我有儿子,我不想现在就让他裸露在狼群。”

    顿了一下,盯着周玉婷继续说道:“当然,从你表现出的野心来说,你也不希望我有儿子,建伟的死让你野心膨胀,甚至有可能背着我干出过离经叛道的事情。

    幸运的是你是我的女儿,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追究,做为一个父亲,我自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了。

    说实话,我已经为你做了该做的一切,如果你还是不满足的话,那对你对我甚至对我们这个家来说都有可能是一个悲剧。”

    周玉婷坐在那里微微喘息了一阵,然后冷冷说道:“也许他确实你的种,但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妈亲生的。

    除非能够证明他是你们两个人的生的,否则,做为一个野种,他就不配称为周家的继承人。”

    周继尧盯着周玉婷问道:“你还要什么证据?”

    周玉婷站起身来,冷着脸说道:“这个证据我会自己去找,不过,我基本上可以断定,他多半是个野种。”

    周继尧哼了一声道:“野种又怎么样?只要是我的种就行,这个家我说了算。”

    周玉婷哼了一声道:“未必。”

    周继尧站起身来,气哼哼地问道:“你这死丫头说什么?”

    周玉婷一把扯下了身上的睡袍,冷着脸说道:“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既然你说我是邓家的人,我准备回自己家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