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第一卷 811.第811章 爱上自己的杀父仇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一卷 811.第811章 爱上自己的杀父仇人?

小说:重生九零:鲜妻甜似火 作者:君如陌

    叶千川站起来,收了那些书和专辑,拿起外套就走。

    背后一紧,李漫诗从后面将他紧紧抱住。

    “不要走!陆铮……你明知道,我现在一无所有,只剩下你了……”她死死抱着他,全身控制不住的发抖。

    叶千川呼吸一窒,放下手上的东西,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

    回头,对上她眼中的泪光。

    他狠了狠心:“漫漫,你理智点,你确定要爱上你的杀父仇人吗?”

    她含着泪的眸突然僵住,诧异的,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你和我在一起,不会有任何幸福可言。漫漫,你是成年人,我不想你一辈子活在对亲人的愧疚中。”

    “陆铮,你欠我的!”她原本清纯的脸变得冰冷,目光死死的钉在他身上。

    “是,我欠你的。”他不否认,坦诚的一览无遗。

    所以呢?他宁愿一辈子欠她的,也不愿意施舍她一点点爱。

    李漫诗很崩溃,无比崩溃。

    原以为,只要他留在她身边,她就可以骗自己。

    起码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她爸爸罪有应得,她可以骗自己不去计较。

    一年前,她在那个阴冷的暗道里醒来,原本属于她的美好的订婚仪式不见了。她的父亲被擒,等着她的是外面一辆辆冰冷的警车。

    后来,她被送到医院。

    警察找她谈话,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陆铮是警方安排在她父亲身边的一名线人。

    她震惊不已,可所有之前看不懂的却全在那一瞬变得有迹可寻。

    怪不得,他能力出众,两年时间就可以从一名教书匠成为她爸的心腹。

    怪不得,他和她爸爸身边那些人如此不同。明明身陷污泥却不染半点尘埃。

    怪不得,他对她总是若即若离,让她感觉总是抓不住。

    她问警察,他在哪里。

    对方接连摇头,同时露出担忧的目光。但对于陆铮的下落,却绝口不提。

    李漫诗走进了死胡同,她发誓要找到陆铮问个清楚。

    她有钱,想要那些医生配合她很容易。

    后来,她终于找到了陆铮。

    可是他昏迷不醒,身边还躺着同样伤痕累累的向晚。

    即使昏迷中,两个人的手仍旧紧紧的挽在一起。

    李漫诗就算再傻,也瞬间明白,陆铮隐瞒她的,何止身份这一件事。

    她气,她恨。

    原来过去的一年里,她竟像个傻子一样被两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想想向晚的那些虚伪的善意和订婚前对她的循循劝导,李漫诗浑身冰冷。

    她带走了陆铮,给他医治,衣不解带的照顾他。当知道他因为头部受伤,失去记忆时,她简直欣喜若狂,认为这是老天给她的重生机会。

    她没有别的奢望,只要陆铮一直留在她身边,她就还可以骗自己。

    骗自己那些伤害从来不曾存在过,骗自己,她父亲的死是因为罪有应得。

    可是现在,陆铮竟然连她这一点奢望都要毁灭。

    他宁愿她恨他,也不要给她半点希望。

    这个人的心太狠了!

    难道他忘了,他的命还是她救回来的!

    “如果恨可以让你舒服,那你就恨……唔……”

    叶千川眉心一凛,眼睁睁看着她拿起一支匕首,狠狠扎进他的心口。

    血流出来,浸透他的衣衫。

    李漫诗手一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铸了大错。

    她惊慌失措的后退,崩溃的抓着头发:“不,陆铮……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

    一阵短暂的冰冷和麻木后,剧烈的疼痛袭来。

    叶千川手撑在旁边的玄关上,冷汗顺着后背往外冒,瞬间打透他的衣衫。

    即使如此,李漫诗仓皇的经过他身边时,他还是一下子攫住她的手腕:“漫漫……”

    她看起来脑子愈发的不清楚,他很担心她这样跑出去会出意外。

    可是他的血越流越多,望着他殷红一片的衣襟,李漫诗眼里的恐惧更甚,她忽的甩开他的手,尖叫着往外冲。

    正值清晨,凄厉的尖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叶千川想追出去,膝下一软,他看着插在他胸口的刀,体力不支的靠在那里,大口的喘气。

    最后,趁着意识还清醒着,他拨通了宋天行的电话……

    *

    李漫诗那一刀,差点要了他的命。

    刀尖距离心脏的位置不到半厘米,闻讯赶来,给他进行急救的宋天行,紧张的十指直打颤。

    “疯了!疯了!现在的女人为了爱情这么不择手段吗?我才一会儿不在,你就差点被人家捅死。叶千川啊叶千川,你说长得好有什么用,招来一堆桃花债,最后还不是自己倒霉?”

    一边给他缝合,宋天行一边碎碎念。

    派出去寻找李漫诗的人回来,悻悻的告诉宋天行,人没找到。

    宋天行抚额,又是一阵扎心。

    “再去找!伤了叶少是闹着玩的事吗?若是叶家怪罪下来,我们医院吃不了就得兜着走!”

    “是!”

    一直到中午,麻药劲儿过了,叶千川才缓缓醒转过来。

    胸口处又痛又胀,他挣扎着想坐起来,被匆匆赶过来的宋天行一把给按了下去。

    “我的爷,你可老实会儿吧!我这一颗心啊,一大早上就被你折腾的七上八下的!你再出点什么事,我的医院不用开了!”

    宋天行为了叶千川的事心活了一上午,看到他醒过来,总算舒了一口气。

    叶千川重新躺下,却忍不住问他:“现在几点了?”

    “十二点五十。”

    “什么?”他腾的又要往起坐,抻到了伤口,痛的他眼前发黑,无力的又躺回去。

    昨天答应了向晚不会迟到,谁知道却发生这样的事。

    “我的手机呢?”他急切的问宋天行。

    “手机?”宋天行也一脸懵,不由的问近身伺候叶千川的护士,“你们看到叶少的手机了吗?”

    两个护士纷纷摇头,表示没看到。

    叶千川拧眉,又想挣扎着起来去找手机,却被宋天行再次按住。

    “爷,我求求你,珍惜点小命行吗?手机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

    叶千川伤口疼的他头昏脑胀,却还是嘴硬:“都重要!”

    已经快下午了,说好的和向晚不见不散,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失望。

    宋天行见状,只好又让护士去给叶千川找手机。

    叶千川捂着胸口,痛苦的闭着眼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