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章节目录 第164章 讽刺:打着灯笼都难找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4章 讽刺:打着灯笼都难找

小说:深情入骨:裴少撩妻套路深 作者:楚清兮

    走在人群后方的刘麦克,听到有人提起自己老婆的名字,立即几步走上前,想要看个究竟。

    等他清楚看见,被裴子萱紧握着手腕,哭哭啼啼的贝琳达时,刘麦克顿时面红耳赤。

    刘麦克立马意识到,贝琳达想对裴子靖下手,却被裴子萱抓了个现行。

    他心里很冒火,这女人是有多蠢笨?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机会好环境,居然被她给搞砸了。

    看见刘麦克,贝琳达如同发现救星,她可怜兮兮的喊:“老公,救我。你跟总经理好好解释解释,这是个误会,我并没有想对裴总图谋不轨。”

    刘麦克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的人哄堂大笑,有人幸灾乐祸的奚落:“刘麦克,一日夫妻百日恩,救救你老婆吧。这种老婆娶都娶到了,她给你戴绿帽你就戴着呗。”

    还有人在刘麦克肩膀上拍了一下,嘻嘻哈哈的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看你老婆为给你带来荣华富贵,都主动对裴总出击了。这等贤妻良母,如今打着灯笼都难找,你小子可真走运!”

    同事们冷嘲热讽,极尽挖苦的言辞,让刘麦克羞愧的无地自容,他低垂着脑袋,转身就想溜之大吉。

    裴子萱怎么可能放他走?她已经敏锐意识到,肯定是刘麦克把裴子靖在办公室睡觉的消息透给了贝琳达,贝琳达才抓着机会想对裴子靖下手。

    把自己老婆送到别的男人床上,这种事刘麦克都做得出来,他还真是极品,贝琳达居然也心甘情愿。

    这夫妻俩,真是贱到天造地设,般配到无极限啊。

    “刘麦克,你给我站住!”裴子萱冷声呵斥:“敢做就得敢当,待会儿当着大伙儿的面,把你们夫妻俩的阴谋诡计交待清楚。让大伙都听听,你俩有多么厚颜无耻!”

    刘麦克满脸通红,他狠狠的瞪了贝琳达一眼,内心对她充满怨念,这个蠢女人,自己被人逮了个正着不说,还连累他一起丢人现眼。

    公司里的全体职员,都已到达礼堂,下方的座位,坐了满满当当的人。

    贝琳达站在台上,依旧衣衫不整。这样耻辱的姿态,被成千上百的人注视着,让她感到无比难堪。

    偏偏,裴子萱还像个严厉法官似的,言辞犀利的审问她:“说,你打算对裴总怎样?你一个外人,又是怎么混进公司里的?”

    贝琳达低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双眼不停的掉眼泪,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可惜,无论台上台下的人,都不会对她心生怜惜,只有嘲讽厌恶。

    坐在下方的前台文员,起身发言说:“这个女人,是刘麦克领进来的。他说他老婆有事找他,所以我就放她进公司了。我根本没想到,这女人是冲着裴总去的。”

    “责任不在你,”裴子萱话里有话的说:“想算计裴总可没那么容易。但是被我逮到,拖过来示众,可是非常容易。”

    裴子萱话里的潜台词大家都听懂了,那些对裴子靖别有心思,跃跃欲试想出手的女职员,更是收敛起自己的想法,并且暗中庆幸,自己没有把想法付诸实施。

    “贝琳达!”裴子萱转头看着贝琳达,疾言厉色的说:“别以为你装哑巴,就可以蒙混过关。我今天跟你耗上了,你什么时候交待清楚,我什么时候把大家解散!”

    “总经理!”贝琳达终于哭哭啼啼的开口说话:“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又没对裴总做什么,你何苦这样羞辱我!”

    “呵呵!”裴子萱冷笑:“你要对他做了什么,我会给你挂一身的破鞋,把你拖出去游街。羞辱你了又怎么的?种下了因,就要承担果。你自个不犯贱,我又如何羞辱得了你?”

    贝琳达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她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只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没像今天这样委屈过。

    贝琳达只会哭,裴子萱便开始审问刘麦克:“你老婆什么也不说,那就请你交待吧。反正你连被老婆戴绿帽都不在乎,说出你那点阴谋诡计,肯定能大大方方。”

    底下有人跟着起哄:“对啊,说嘛,都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有啥不好意思的。”

    刘麦克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开口,他嗫嚅支吾了半天,仍旧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支支吾吾的,台下的发言可是很踊跃,有人向裴子萱揭发:“前段时间,公司关于夫人有个前男友的传言风起云涌,散播者就是刘麦克,我亲眼看见他跟这个那个说。”

    “哦,”裴子萱饶有兴趣的盯着刘麦克:“你为了拆散裴总的婚姻,把你老婆献给他,还真是用心良苦啊!”

    裴子萱蓦然想起苏筱柔告诉过她的另一件事:某一天,她和裴子靖从外面归来,发现裴子靖留在办公室的西装外套,被人喷满了香水。

    “给裴总的衣服上喷香水,也是你刘麦克干的好事喽?”裴子萱注视着刘麦克,冷嘲热讽的说:“我记得,那时候你刚来上班没几天吧。难不曾,你来这上班,就是专程为了把你老婆送给裴总?”

    这话,刘麦克听了之后没点头,台下的人也不需要他点头,略一分析就知道,裴子萱说得肯定没错。

    这时,公司里一个姓段的高管,几步走上台,对裴子萱悄声说:“关于这夫妻俩,我能给你提供些情况,我们出去说吧。”

    裴子萱一眼看出来,这位姓段的,要给自己说的话,旁人不宜听见。

    她点点头:“好。”

    俩人一起来到外面,段高管遮遮掩掩的说:“我有个朋友,也被这对夫妇算计过。刘麦克知道他积蓄颇丰,就想方设法和他处成朋友。贝琳达通过这层关系,接近我朋友的老婆。和他老婆混成闺蜜后,贝琳达再勾搭他,我那朋友定力不足,没经受住贝琳达的引·诱上钩了。然后,贝琳达拿此事威胁他,敲诈了他二十多万。”

    裴子萱听得出来,段高管说得这位“朋友”肯定就是他自己,不然,他也不会把她叫出来,在外面悄悄告诉她。

    裴子萱自然不会揭穿段高管,总要给他留点面子。她点点头说:“你提供的这个情况很重要,这夫妻俩的真面目,我是彻底看清楚了。”

    回到礼堂,裴子萱对负责招聘员工的人事部特地交待:“以后再由新员工入职,一定擦亮眼睛,别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招进来!”

    接着,她又对贝琳达和刘麦克宣称:“你俩的底细,我已经彻底摸清楚。是要我对大家说呢,还是你们自个儿交待?”

    刚才看见段高管把裴子萱叫出去说悄悄话,刘麦克就知道,他和贝琳达的底细,肯定是兜不住了。

    他思来想去,还是自己交待比较好,裴子萱厌恶他,说他和贝琳达的那些事儿,难免不会添油加醋的抹黑,由自己来说,还能避重就轻的掩盖某些细节。

    于是,刘麦克遮遮掩掩的说:“我和贝琳达,是名义上的夫妻。她经常勾搭那种非富即贵的男人,然后敲诈他们。我只不过是从旁协助,她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上次在巴黎,她偶然和裴总夫人相遇,就想通过她勾搭裴总。可裴总夫人不搭理她,于是,她逼着我来这里上班,通过各种手段离间裴总和夫人的关系,方便她趁虚而入,可惜都没有成功。今天,我得知裴总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睡觉,夫人又正好不在,我就……”

    见刘麦克把责任通通推到自己头上,贝琳达简直气炸了肺:“刘麦克,你这个混蛋,把自己说的那么无辜。哪次你没有给我出谋划策指指点点……”

    “够了!”裴子萱打断贝琳达的吵嚷:“你俩要吵架出去慢慢吵,别脏了我的耳朵!”

    刘麦克已把他的阴谋交待清楚,羞辱贝琳达的目标也已经达到,裴子萱便让大家解散,各自回到公众岗位。

    至于刘麦克其人,当然是被炒鱿鱼。

    裴子萱再来到裴子靖的办公室,推开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裴子靖连影子都没有。

    他的西装外套还搭在椅背上,桌上的车钥匙却消失不见,显然他是外出了。

    出门连西装都不穿,裴子靖一定是匆匆离去。

    是什么事情,会让裴子靖匆忙而去?

    裴子萱赶紧给裴子靖发了条信息问:“你去哪了?”

    此时,裴子靖正驾车风驰电掣的前往机场。

    刚才,裴子萱带走贝琳达时,他本来想跟着去礼堂,可他又突然想起,该和苏筱柔联系。

    点开苏筱柔的头像,裴子靖心都凉了半截:苏筱柔,竟然还没有给他回复信息!

    裴子靖可不相信,苏筱柔是没看见他发的信息,她不可能几小时都不会看手机。

    她是遭遇意外了吗?裴子靖又联系郁风,郁风倒是很快给了他回复:“夫人今天在蝴蝶泉游玩呢。”

    裴子靖不信,苏筱柔真在景点游玩的话,肯定会拍很多照片发给他。

    “你撒谎!”裴子靖一针见血的说:“马上拍张她的照片发给我。”

    郁风推辞:“老大,那是你老婆,我不敢拍她照片唉,免得你一气之下,把我开除了。”

    郁风这么一说,裴子靖更加认定,他在说谎。因为郁风对他的命令,从来是无条件服从,不会东扯西葫芦西扯瓢的推辞。

    “你少蒙我,快说,她究竟在哪?”裴子靖这条信息发过去,郁风干脆不回复了。

    显然,他是再编不出谎话。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