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谋:我家王妃要逆天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只等东窗事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四章:只等东窗事发

小说:山河谋:我家王妃要逆天 作者:立里tm

    林洛寻心头一动,有些不好意思地抬起头,笑看着赫煜宁。

    既然他这样认为了,她也不介意就这样顺势做林家的嫡女了。

    “本王还听说,林家还有一个嫡女,小时候被神医收养,自小就生活在北离之地,偶然去丞相府中看病的时候偶然相认的。”赫煜宁又笑道。

    林洛寻也从林泱泱那里听说过这件事,颇为不屑,“她分明就是假的,若是南晋之人,怎么会跑到北离?若是北离之人,好端端的,为何要过来南晋?”

    “听林姑娘的意思,你是南晋的人?”赫煜宁问道。

    “我是昆城之人,住在西山之上。”林洛寻没有多想,一早将编造的身世说明,“小时候便被山上的尼姑庙中的尼姑收养,有一日上山采摘药草的时候,只遇到了一位林家的故人,她说我像极了的丞相府中的夫人,又看我身上有蝴蝶胎记,便和我说了当中的往事。”

    赫煜宁抬眼,倒是颇为好奇,虽然林拾一早已经猜透那幕后的黑手便是林泱泱,不过能编出这么缜密的故事来,想来也是废了功夫。

    “西山之上,倒是颇多菩萨庙,不知道是哪一间菩萨庙?”

    林洛寻不假思索道,“正是半山腰的清云庙。”

    赫煜宁颔首,看起来清云庙中,必定是有被林泱泱收买了的姑子了。

    同林洛寻这样的人说话,于赫煜宁而言实在是有些疲倦,眼看着时候不早了,打探到了一些消息,他也就不再同她周旋。

    随口找了一个理由,便要离开。

    倒是林洛寻还有一些依依不舍,跟着赫煜宁,想到他同林拾一关系密切,心中便有些嫉妒,“王爷就此回去了?”

    “正是,不过既然丞相家找到了嫡女,本王也应该择一日去贺喜。”赫煜宁转头,看林洛寻还跟在自己身后,当下便脸色微微一凌。

    不过林洛寻并未看出赫煜宁眼中的不悦,反倒是听闻他要去丞相府中,颇为高兴,“既然如此,我必定在丞相府中恭候王爷的到来。”

    赫煜宁暗地里冷笑着,没有回应,转头上了马车。

    马车远去,已经是黄昏时分,日光昏黄。

    他神色不悦,思绪疲倦,和这样的女人说话,也着实疲倦。

    不知为何,心下想着,忽然想到了平日里林拾一机灵古怪的样子,微微一愣。

    睁开眼,对身侧的青羡道,“马上去清云庙打听消息,不日林玄的人必定也会过去那里,到那个时候,将他们引过去就是……另外,找一找这个林洛寻的真实身份。”

    末了,轻叹一声,看着窗外天色,事情真是一件接一件而来。

    林洛寻同赫煜宁在城隍庙中所说的话,被写在信纸当中传给了林拾一。

    林拾一权当笑话来看。

    一看林洛寻将自己当做了林家的嫡女,还煞有介事地说自己身世的时候,林拾一冷笑了两声,将那信烧干净了。

    府中的风言风语已经越发的多,今日已然变成了林洛寻便是林家的嫡女,就连赫煜宁也是这样认为的。

    林玄不明,好端端的,为何赫煜宁会掺和到林家的家室当中。

    当下,便有一些不悦。

    “这些消息都是有心之人传出来,其心可诛。”薛稚芳坐在房中,望着林玄,颇为担心地说道,“可怜拾一,若是听到了该怎么办。”

    林玄心中烦闷,刚刚派出去西山打探的人,起码还要过几日才能回来,这几日也只能让林洛寻在府中住着。

    “难道老爷真的觉得那林洛寻像我们的女儿不成?”薛稚芳抬眼,见林玄不说话,开口急切问道。

    一双手,紧紧攥着绢帕,低头看来,那还是林拾头一回做女工纹绣给自己的。

    一时之间,有几分心酸,“我倒是感觉,那孩子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查清楚便知道了,当然,我心中自然也是喜爱拾一的。”林玄轻叹那一声,有些无奈地说道。

    虽说和林洛寻没见过几次面,但是他在朝堂之中众横朝野这么多年,是人是鬼又怎会看不清楚?

    只是他做事向来谨慎,只不过求个实证罢了。

    如今府中风言风语越发的猖狂,薛稚芳知道那些丫鬟随着大姨娘的性子,也越发的看人下菜,只怕是这个时候,必定都已经议论纷纷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大小姐吧。

    送走了林玄,薛稚芳无奈地跪在佛前,低声祈祷。

    “夫人何必担心,老也不是已经派人去查清楚了吗?”紫苏在一侧安慰道。

    薛稚芳摆摆手,无奈道,“不知为何,只是想到拾一要承受这些风言风语,我的心便难受的紧。”

    “小姐并非是如此脆弱之人。”紫苏说道。

    “你也觉得拾一就是我的女儿,对吧?”听罢此言,薛稚芳抬眼问道。

    紫苏语结,沉吟片刻,颇为无奈道,“虽然奴婢总是觉得小姐不够稳重,但是如今想来,小姐确实是像极了当年的夫人,只是夫人十六岁嫁入林家,便一改性情,这一些倒是奴婢忘了。”

    更多的,还是因为那日林洛寻的嚣张跋扈,像极了一步登天的市井小人,嘴脸丑恶。

    比起林拾一的顽劣不堪,那种丑陋之人,又怎配得上丞相府的嫡小姐?

    主仆二人说这话,就听得门外传来林拾一的声音。

    薛稚芳赶忙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却看林拾一一脸笑盈盈,带着糕点而来。

    “娘,我来看你了。”她笑着说道,将糕点方才桌上,扶着薛稚芳坐下。

    薛稚芳紧张地打量林拾一,唯恐她伤了心,拉着她坐下,仔细过问这两日的吃穿用度。

    末了,却看林拾一神色如旧,却还是无法放心。

    “这么晚了,怎么就想着过来了。”末了,薛稚芳又问道。

    此言一出,林拾一却微微一愣,低下头去,颇为委屈。

    半晌,才缓声说道,“我怕我不过来看娘,娘都忘了我。”

    “胡说,怎么可能!”薛稚芳皱眉,赶忙说道。

    “可是旁人都说,我不是林家的女儿,那新来的林洛寻才是,今日去厨房拿菜,听闻里面的下人倒是还给珈蓝受气,只说我不是小姐,不配用这么好的菜!”林拾一撇撇嘴,低声说道,红了眼眶,很是委屈。

    “简直放肆!谁敢这样说话!紫苏,赶紧告诉厨房的人,将今日如此说小姐的人,都赶出去!”薛稚芳心中恼恨,果不其然那些下人就是如此见风使舵。

    林拾一没想到事到如今,薛稚芳还是如此护着她,心中不免感动,搂着薛稚芳低声道,“娘,难不成我真的不是你们的女儿?”

    “不,娘知道,你是,你是!怪那些下人乱传话,不过是个亲戚罢了,如何说成是我们林家的女儿。”薛稚芳皱眉,连忙安慰道。

    说罢,回过头去传令,若是谁敢再提这件事情,一律打出去。

    林拾一勾起嘴角,心中暗笑,若不是今日珈蓝遇到了这么一档子事,她本来还想再忍几天。

    只是士可忍孰不可忍,林拾一知道下人敢这样,多半都是因为大姨娘的口风变了。

    这个大姨娘,自己迟早有一天要让她交出自己管家的权利。

    自此一连两日,丞相府中的风言风语虽然已经淡去不少,可是众人对与林拾一的态度,却也还是含糊不清。

    只是唯恐又被薛稚芳给赶出去,都小心翼翼地侍候。

    林拾一乐的在东厢房享清闲,享受着赫煜宁为她跑腿的日子。

    林洛寻却好像是越发的得意,吃穿用度都开始和林拾一相提并论的,好像自己真的就已经是林家大小姐了。

    倒是大姨娘,林洛寻要什么,她便给什么,出去小厢房和林拾一的东厢房不能相提并论之外,一切吃穿用度,无一不是和林拾一一模一样。

    林拾一无所谓这些事情,只想着大姨娘马上就要跳入自己挖的坑里面去了。

    这日躺在躺椅上,林拾一正闭目养神,却忽然听得扑棱声音传来。

    不出一时,珈蓝便抱着一个灰色的鸽子进来。

    “这鸽子看到我就朝着我扑过来,倒也不怕我抓了他吃了。”珈蓝颇为无奈地说道,手中那只鸽子肚子滚圆,吃饱喝足,很是舒服。

    林拾一无奈,解开鸽子脚上的信筒。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珈蓝好奇地说道,早就听说林拾一“搬救兵”,却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拾一低头,展开一看,上头龙飞凤舞,也不过几个打字,再往后,便是一些密密麻麻的小字,记录着什么。

    她粗略看了一眼,心中一动,猛地站了起来。

    珈蓝吓了一跳,惊恐地看着林拾一,忙道,“怎么了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成了!”林拾一却一拍大腿,笑着说道。

    信无疑是赫煜宁写来的,说到是西山上头的事情,当初林洛寻所说的事情,没有一件是真的。

    不过这些事情,都已经被林玄派出去查证的人带回来了,消息也是赫煜宁一步一步引导着众人去查的,顺便在添油加醋了一些。

    “好一个假小姐,再过不久,就等着东窗事发吧!”林拾一冷笑道。

    不过这些事情,不出所料幕后黑手的确是林泱泱。

    看起来她虽然被扔到了西山上修行,看起来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还能够有多余的钱去打通关系。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