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辞(重生)章节目录 97 晋江独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97 晋江独发

小说:容辞(重生) 作者:一寸方舟
96 晋江独发←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98 晋江独发

    这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晚上,容辞握着 圆圆的手在床边咪着眼睛歇了一会儿,突 然见手中一紧再是一松,孩子的手从她的手 心滑落。容辞立即惊醒,睁开时马上察觉到 不对,她颤抖的伸手探了探儿子的鼻息,却 没感觉到又任何动静

    〃太医!太医! !"

    太医们慌忙上前把脉,见这情景就知道 这时候灌药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用银针急 救。

    谢怀章刚刚从奉先殿回来就看见这一 幕,马上将几乎滑倒在地上的容辞拉起来 扶住。

    看着眼前混乱成一团的场面,容辞恐 惧的揪紧了谢怀章的衣襟。

    谢怀章晈紧了牙关握着容辞的手,直

    到一个个太医满头汗水的退下来,每一个 都是一脸惶惶,不敢与两人对视,他的心猛 然沉到谷底。

    容辞掌心冰凉,胸口一团气顶的她无 法呼吸,圆圆紧闭双眼,数十银针扎在身上 都没有半分回应,眼看就要不行了,就在连 太医都要放弃时,李太医晈牙一狼心将最 后几根针从百会水沟等处重重的扎下去,银 针入体,圆圆终于有了反应,他眼皮动了动, 微弱的咳了起来,呼吸虽弱,胸膛总算有 了起伏。

    李太医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额上的汗 珠将头发都湿透了。

    〃救回来了一一太子有呼吸了!"

    “活过来了!活过来了 r

    谢怀章也不免面露狂喜之色,正待扶 着容辞上前看儿子,刚低头就惊见她涨红 着脸按着胸口,满脸的痛苦之色。

    〃阿颜、阿颜你怎么了?快,太医快来瞧 瞧夫人。”谢怀章刚从儿子险些丧命的惊惧 之中脱离,就见容辞也有不好,登时急的头 重脚轻,莫名的想起了前几日容辞的说过 的话一一

    若能拿我的命去换

    谢怀章紧绷着脸唤来太医,但他们还 没来得近身,容辞的喉头就费力的动了动, 张开嘴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她下意识的用 手去捂,血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容辞在谢怀章惊恐的神色中前后晃了 一晃,眼睛一翻便昏迷在他的怀中。

    〃阿颜? !"

    几个太医刚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救回 了太子,还没等松一口气,汗都没来得及擦

    干端阳夫人就又出了事,被惊慌失措的皇 帝拉去救人。

    这些天皇帝对端阳夫人的情意有眼睛 的人都能看出来,给她瞧病,万一再瞧出个 三长两短来,可一点也不比刚才安全。

    太医们战战兢兢地给容辞把了脉,一 颗心这才落回到肚子里,这段时间只要从 他们嘴里说出来的都是噩耗,从没有好消 息,要是他们是患者的家人也早就心生厌 恶了,这次太医们总算没再当乌鸦,并争先 恐后道:

    “回禀陛下,端阳夫人是郁气结淤血于 胸,若日久恐生不测,方才先是大悲后又大 喜,情绪气息激荡,身子一时承受不住,反 把淤血吐了出来,这不算是坏事,还请陛下 放心。,,

    谢怀章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容辞,却 没露出喜色,反问道:“吐血之症即是无碍, 那旁的呢?她的身子可还康健?”

    太医刚刚报了好消息,这时却倶是一 愣,支支吾吾起来这、这若之后情绪

    恢复如初,不再抑郁难解便、便”

    谢怀章深吸了一口气一一圆圆这个样子 ,阿颜的心情怎么可能好,太医的话说来好 听,但深意就是只要太子痊愈,容辞就不药 而愈,一旦太子有什么不好,她这些天熬油 似的把身体熬得精力抽干,全靠想清醒着 照顾孩子的一口气撑着,一旦遭受打击

    恐怕便会有不测。

    太医道,请陛下想法子开解夫人让

    她分散开注意力,想来不会有事”

    这话他们说着都心虚,端阳夫人把太 子视作亲生,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不能把 她从太子病床前拉走,陛下也更无法可想。

    谢怀章沉着脸摆摆手:"你们去伺候太 子罢,再仔细些。”

    容辞昏迷了其实也就是一刻钟,现在 圆圆危在旦夕,她便是昏倒也昏不安心,不 多会儿就悠悠转醒。

    她睁开眼见到谢怀章守在床前,第一 句话就是:“圆圆怎么样了?”

    说着便坐起身来准备下床。

    谢怀章忙摁住她的手腕,感觉上面的 骨头都开始搁手,"他没事,你先不要急,多 休息一下,太医都守着呢。”

    容辞头还晕着,她揉着额角摇头道 我没事,就是看到他被救回来太高兴,这才

    阿颜,你这样不行。”谢怀章打断她

    容辞的手顿了顿,抬起消瘦的脸颊看 着他,谢怀章脸色凝重,嘴开阖数次,还是 尽量镇静道,圆圆的病若是好了固然皆大

    欢喜,但万一他#,

    “你别说这话”容辞哀求道孩子现

    在还醒不过来,咱们做父母的不要说丧气 话好不好?”

    "就算没有孩子,你身边有那样多的

    人关心你,你想想你母亲,想想我”

    容辞很不想听他说“就算没有孩子”的 话,但还是道:"二哥,咱们能不能先不说这 些

    她鼻子发酸很想哭,但这段时间她的 泪流的太多,现在眼眶干涸,心里再难受也 流不出一滴泪:"我现在根本顾不到别的, 圆圆就”她哽了_下:“就剩下_口气

    了有什么事以后再说不行么?”

    她说着下了床就要回去,却不想被谢 怀章拉住了手,他先是紧闭双唇,下巴的线 条崩的棱角极其分明,然后才开口道:"阿 颜,怀这孩子你是被逼的不是吗?”

    容辞脚下骤然停住,猛地回头不可置 信的望着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房间也在紫宸殿偏殿中,紧挨着圆 圆的卧室,算是他日常活动的地方,本来也 有不少宫人,可是全都被谢怀章打发走了, 只留了赵继达一人在旁伺候。

    赵继达从刚才听皇帝的话就觉得不好 ,现在更是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简直 不敢相信自己主子能在容辞面前说这话

    即使出于好意,未免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况且容辞还是一个孩子性命垂危的母亲——她们这个时候是没有理智的。

    按规矩他不该在主子说话时插嘴,更 何况这种夫妻吵架旁人掺和进去就是一个 死,但他是真一心一意为了谢怀章好,这时 候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打圆场。

    “夫人、夫人息怒,陛下他是关系则乱, 不是”

    〃你退下。”谢怀章直接道。

    等赵继达心惊胆战的退到一边,谢怀 章面对着容辞,视线却微微偏移,慢慢道: 圆圆本就不是你期待的孩子,他的出生也 是阴差阳错”

    容辞的胸口剧烈的起伏,她盯着他一 字一顿道:"陛下,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谢怀章抿着唇,继续道:“孕育他给你 带来的只有痛苦,他能出生更是是意外

    若上天要修正这个意外,你就当他从未”

    一一啪!

    一个清脆的耳光打在了谢怀章的脸上 ,一旁的赵继达惊呆在当场,用双手紧捂住 嘴巴才止住惊呼。

    谢怀章面色丝毫没有改变,好像被扇

    了一巴掌的九五之尊不是他本人一般,低 着头语速不变道:“——从未出生过。"

    容辞几乎要被气疯了,她倒退了几步 喊道:“圆圆是不是意外是不是痛苦只有我 才有资格评论,我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 不论以前怎么样,现在他就是我的宝贝,你 有什么资格说说这种话?真正让我痛苦耻 辱的根源是你不是孩子!”

    室内温暖的温度几乎被冻成冰封的,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远远传来方同兴奋 地声音:"陛下,主子!臣与陆都督前来复命 一一谷大夫接来了 !!”

    两人同时一愣,容辞先反应过来,也顾 不得再跟谢怀章争执,直接推开他冲了出 去。

    谢怀章也马上回神,几步便追上了容 辞,拉着她与她一道回到了圆圆的卧室。

    谷余□□十岁的人了,即使保养的再 好,经过数日的日月兼程赶路也很是吃不 消,浑身蔫蔫的,皱纹都多了几条,但人命 关天,疲惫也降不低他的医术,便也没休息 ,直接到了病床把脉。

    容辞站在谢怀章身边,两人怕打扰谷 余思考不敢靠近,但两双眼睛却紧紧盯着 他,容辞已经把刚才和谢怀章的争吵瞬间 拋到了九霄云外,就像她说的,除生死之外 无大事,现在圆圆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其 他所有事都要靠后。

    谷余将两个手的脉象都把了一边,随 即皱着眉头将圆圆的嘴巴撬开,仔细查看 了舌头和嘴里溃烂肿胀之处。

    “再重新把他的病情症状从头到尾讲一 遍〇,,

    这时太医们也不嫌弃民间大夫抢自己 的饭碗了,巴不得全天下都是神医,一副药

    就能把太子治的活蹦乱跳,好解救他们于 水火,纷纷七嘴八舌将这病仔仔细细的讲 了一遍,这一遍讲的尤其细,甚至说到了太 子莫名其妙发的两次热,还有他比平时嗜 睡的症状,甚至连口味略有变化也讲到了。

    谷余摸着胡子边听边点头,刚才只看 圆圆身上的体征他差不多就有判断了,此 时又听了始末就更加确定,听罢就叫来纸 笔,二话不说先开起了药。

    他的动作让容辞和谢怀章都很激动——一个大夫若不是胸有成竹,不会这么快就 斟酌好药方的,这几天宫里任何一个太医 处方都要纠结半天,总是拿不准不敢下笔, 写好了还要众人都讨论一遍才肯抓药。

    “谷大夫,您这是有法子了? ”李太医楸 着胡子问道。

    〃若再迟一两天,天王老子也难救了, 现在嘛,不说十拿九稳,六七成的把握是有 的

    天下所有大夫都是这毛病,就算再有 把握也只会

    作者有话要说:

    往小里说,这话外行,像是谢怀章和容辞听 了还会紧张,太医们反倒放了心。

    李太医像是捡回了一条命般长出一口 气,又有些好奇这究竟是什么病,没诊出来 之前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知道这种病的人 却有这样大的把握能治好一一要知道,太子 真的眼看就不行了,他问道,这究竟是什 么怪病?〃

    谷余一边飞快下笔,一边在所有人紧 张的视线中斩钉截铁道:“非是病,而是毒!

關注多看小說吧最新最快章節(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pt电子游戏官网

换一换   
loading